五十块的火车站招待所,是属于浪子的希尔顿

发布时间:2019-06-06   来源:起点美文网   

火车站的时光仿佛永远停滞在上世纪末的某个星期一,风景旧曾谙,不管是哪一次的离开或抵达,你都还是那个生活在别处的浪子。

这是永远的世纪末之梦。

经过三十个小时硬座的生扛,你走出站台,看见了黄牛党大孟与纹身师强子,看见了昏暗的车站招待所依旧昏暗,恍如十年前你离开宝丰县南下的那一天。

你盯着招待所的招牌,寻思着那个多年前被你堵塞的马桶应该是还没修好。

在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出口,每个旅客都会在星罗密布的接车人群中找寻同类。

赵总跟着乙方的司机离开了,上铺的阿豪跨上了那辆闪烁的摩托,而剩下的旅客,则会被一群热情的老嫂子所包围。

她们举着住宿的牌子,负责摆渡迷茫的归人或接纳将在凌晨5点离开的过客。

“住店吗,五十块。”

她们屹立在人潮中,仿佛正在兜售假表,眼神飘忽不定,却总能锁住那些有想法的旅客,“五十块,马上带你去。”

“有网络有热水还有床”,你听见不断抛洒着的轻奢诱惑,于是停下来,决定了今夜的窝点。

你藏敛好内心隐秘的想法,抱着走起来的心态和迎接不可知际遇的兴奋——你愿意为此买单。

就像是一场五十块的赌博,一次黎明到来之前的冒险。

也像是一场不能宣示的交易,而你的接头暗号不过是给嫂子一个眼神的肯定。

心照不宣,怀着相见恨晚般的老主顾心态。

讲完价,你就会跟随老嫂子穿过纹身店与饺子馆,穿过五彩编织袋与归乡的脚步声,来到招待所门前。

而那个满溢着江湖气的大堂,穿着拖鞋的前台,都最终会让你觉得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躺在那张即将塌陷的单人床上,打开手机,却发现在网上根本搜不到招待所的任何信息。

没有任何明示或暗示的可能性,没有周星驰走进丽晶大酒店的粉色遭遇。

你打开附近的人,看到的都是一副副被生活痛打的面孔。

你捻熄了内心阴燃的那团火。

“这里仿佛是火车站的余烬,见证过无数人的悲欢离合,爱恨交织,有别离,有团聚。”

你依靠在墙边,听着隔壁年轻人此起彼伏的喘息,看着床单上不规则的斑痕,心里这样想着。

在这个初夏,你他妈就像在热带雨林受活罪的斯特劳斯。

我想起了第一次去成都的那天。

那时我才毕业,抱着行李蹲在火车北站门口,来往的路人没有多看我一眼,午时,一位妇人找到了我,我记得她手里拿着的牌子。

她低头看了看我,讲道,“跟嫂子来。”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母爱。

那天夜里,我端详着特价房里的包浆PC机,一夜未眠,任凭蟑螂在我的视线中产卵。

我没有打开那台电脑,因为老板告诉我,开空调加二十,开电脑加十块,恕不还价。

床单上斑驳的血迹让我无法入睡,我觉得这里发生过灵与肉、罪与罚的传说。

我尝试联系了老板,老板却只是瞟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位没有上过战场的童子军。

多年以后,当我又一次看见红色床单,我仍会想起这个不眠的夜晚。

退房那天,太阳很大。

我握着二十块押金,出门之后才第一次看清楚了招待所的整个面貌。

我看见门口写着智力开发学校,忽然觉得这趟没有白来。

返程的路上,不知道是心理作祟产生的幻痒,还是皮肤感染导致的实瘙,我开始感觉不适。

后来医生给我开了氯雷他定和阿昔洛韦软膏,一个内服,一个外敷。我好了。

我觉得这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最近内容

瑞典人玩的车就像被炮炸过,但炸得越狠他们越喜欢

世界上最愣的鸟,盯着它看可以有效降低智商

俄罗斯人发明的安全气囊飞天术,是楞逼时代的太空军备竞赛

丢打火机其实是一条猜疑链

为什么很多玩登山的都爱吃伟哥?

更多账号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beebee公园 知乎:beebee

微博:beebee-星球

点一点,弹J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