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家的工作,才不管有没有用呢

发布时间:2019-06-21   来源:起点美文网   

猛犸的故事们

物种日历专属的治愈/致郁系短故事,来自暖男叶猛犸老师。在每个周末的午夜12点,给你的小心脏温柔一击。

2018年还有新系列连载《蓝星调查手记》,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新系列名直达。

《猛犸的故事》前情回顾

珍贵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有用呢?

“你

怎么了嘛。”小熊猫瞥了一眼狐狸,“脸上一直挂着那种傻笑。”

“是吗?”狐狸揉了揉脸颊,“我都没有注意到呢。”

“就是。”小熊猫说,“你自己对着河水看看就知道了。”

小河清清亮亮的,流到远方去。需要很仔细看才能看到河水在流;它安静得就像是把天上的云都装到里面似的。水面倒映着天空,一朵朵白云在里面一动不动。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河底的卵石,和天上的云混在一起。

狐狸吸吸鼻子,闻到番红花的香气。

“我是在想你说过的有用和没有用的那番话啦。”狐狸说,“可是你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昨晚没睡好……”小熊猫伸了个懒腰,“早上的阳光太舒服了……”

狐狸趴下来,肚子贴着被阳光晒暖的草地。“是啊。可是过一阵子就要到冬天了呢。”

“没关系,我们到时候往南边一点走就好了。”小熊猫又打了个呵欠,“你都在想什么啊,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狐狸笑了起来:“是啊。不过我想起来的,是去年曾经遇到过的一个动物。他也有点奇怪呢。”

“哦哦是吗?”小熊猫来了精神,“来讲一讲吧。你都很少说过去的事情呢。”

“其实也没什么……”狐狸仰起鼻尖,让暖和的风吹过自己的大耳朵,“那是我还没有离开欧洲时的事情了。你想要听吗?”

小熊猫点点头,眼睛亮亮的。

“那也是在小河边上了。”狐狸回忆着,“当时我发现了个奇怪的东西。”

狸走到林间的空地,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虽然附近有条小河,但是狐狸知道,那不是河水的声音。

风吹着狐狸耳朵上的毛,让狐狸觉得耳朵有点发痒。他向着声音的来处看过去,发现河边的一块石头下,压着一个奇怪的东西,正在风里摇晃。

那东西像是薄薄大大的树叶,但是却是透明的。里面似乎还包着些别的东西,但是狐狸看不清楚。

狐狸静静看了一会儿,觉得那东西没有什么危险,才慢慢走过去,用前脚轻轻拨了拨。

感觉软软的,但是触感很特别。明明看上去是光滑的,但是又有一种奇怪的涩涩的感觉。

狐狸挠着下巴想了想,还是决定打开来看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可是刚把石头挪开,就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传过来:“喂!喂……狐狸!”

狐狸抬起头,看见一个小脑袋浮在水面上,嘴角带着滑稽的白斑。

“不要打开啊!”那个小脑袋叫着,像是划开水面一样飞快游了过来。

“哦哦。”狐狸用脚按着那个奇怪的包裹。

家伙从岸边爬了上来,有点气喘吁吁。狐狸看到他胸前也有块白斑,皮毛光滑得让狐狸羡慕。

“会被风吹跑的哦!”小家伙严肃地说,狐狸注意到他手指脚趾间都带着蹼。怪不得游得那么快,狐狸想。

“这是你的呀?”狐狸问,“不好意思……我觉得挺奇怪的,就想看一看。”

小家伙点了点头:“花了很长时间才做好的呢!要是被风吹跑了就麻烦了!”

“这个……是你做的?”狐狸觉得有点难以置信,“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不是这个。”小家伙甩了甩手上的水,掀开几层透明的叶子,小心翼翼取出一大片东西来,“是这个啦。”

狐狸低头去看。那也像是巨大的透明树叶,不过边上切得很整齐,还有尖尖的角。上面有些黑色的线条,狐狸看不懂那是什么。

“是这个!”小家伙骄傲地挺起小小的胸膛,“这是河流!很不容易才画出来呢!”

“河流?”狐狸看了看透明大树叶上的黑色线条,“这个?”

“嗯!”小家伙说,“我可是顺着河边很认真地走,然后才画在这里的哦!”

来越搞不懂了。狐狸摇了摇头,打算把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呃,我是狐狸,你是……”

“我是欧洲水鼬啦!”小家伙眨着乌溜溜的眼睛,头上的小耳朵滑稽地抖了抖。“我是一个伟大的探险家,现在正在做绘制水路的工作!”

“绘制水路……是什么……”狐狸觉得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路。探险家……像伊比利亚猞猁那样的吗?

欧洲水鼬夸张地叹了口气。“就是河水啊,它们从哪里开始流,流到哪里去,在哪里分岔,又在哪里汇合,最后在哪里流进大海——这就是水路啦。而我呢,要把它们都画下来!”

狐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重新看起那片透明叶子上的线条。看起来乱糟糟的。“那……这些黑色的……就是……”

“对!”欧洲水鼬抖了抖胡子,“就是河流!厉害吧?”

狐狸点了点头。“怎么画出来的啊……这些黑色的……”

“我找到了这个!”水鼬从包里抽出来一根黄色的细棍。狐狸注意到一端有着参差不齐的牙印,露出了木头的颜色。中间是一根细细的黑色,带着磨损的痕迹,“用这个就可以画出线条来。”

“找到的吗……”

水鼬点点头,拍了拍那个透明的包裹。“这些都是找到的哦。本来我是想记住的,可是后来发现太多了记不住。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好大的遗迹,这些都是在里面找到的。”

“哇哦。”狐狸说。

水鼬显然把狐狸的感叹当成了夸奖。“好厉害对吧!不过这是探险家的工作,不值一提啦。不过我也花了不少时间,才掌握这种技巧呢。”

狸望着身材修长的水鼬,毛皮在阳光下闪着光。虽然小家伙说不值一提,可是全身还是都散发着“快来夸我”的气场。

“好厉害……”狐狸说,“那,你画下这些水路,是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了!”水鼬跳了起来,“我画了水路,其他的动物就知道哪里有河啊!”

“可是……闻也能闻到的吧……”狐狸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说。

“动物们还会知道,河水要从哪里流进海里啊!”水鼬叫道。

“顺着河水走就会到海边的吧……”狐狸弱弱地反驳。

“他们还会知道河水在哪里分岔啊!”水鼬叉起腰。

“分岔……很重要吗……”狐狸挠了挠耳朵。

水鼬睁大眼睛挺着胸,瞪着狐狸。过了一会儿,小小的胸膛像泄了气般塌了下去,“果然……没有用吗……”

“不不不当然是很有用的……”狐狸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哪里有河水……在哪里分岔,当然都是很有用的啦!”

水鼬低下头,轻轻摇了摇头,看得狐狸觉得很不忍心。

“其实啊,”狐狸犹豫着该怎么说,“你觉得有用就好啊……”

“诶,是吗?”水鼬抬起小脑袋来,嘴角的白斑一抖一抖。

“是啊……我以前遇见一只伊比利亚猞猁,他也说他是探险家……他说,他是来勘查的,对收集知识感兴趣,所以什么都要看一看,然后记录下来……”狐狸眨眨眼睛,伊比利亚猞猁应该不会介意他这么说吧……

“是吗?”水鼬有点激动,“他在哪里?他都记录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坐飞船回喵星了吧……”

“哦……”水鼬又低下了头。

“我也不知道他记录下来的东西有什么用。”狐狸说,心里有个想法越来越清晰,“不过我觉得,那些东西对他很重要……这样就够了吧。”

“嗯?”水鼬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我是说,不用在意这些东西对其他动物有什么用……反正对你很重要,不是吗?”

水鼬点了点头。“我就是想知道……这些河流会去到哪里……”

“这就够了呀。”狐狸轻快地说,“对自己很重要,就是最好的理由了啊。”

“对

呀。”小熊猫点点头,“对自己很重要就是最好的理由了,不关其他动物的事嘛。”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狐狸说,“所以后来在找汪星的路上,虽然和许多动物都聊过,说什么的都有,但我也没有放弃。”

“所以纠结有用没用,没有意义嘛。”小熊猫伸了个懒腰,“我们又不是‘那个’,做什么都要考虑有没有用。”

“可是,”狐狸犹豫了一会儿,“我一直有种隐隐约约的担心……你说,我们会不会变成‘那个’呢?”

小熊猫眨了眨眼睛,望着狐狸,有点愣住了。

To be continued

喜欢猛犸老师的故事,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关键词可以看更多:

回复“猛犸的故事”看本系列。

回复“蓝星调查手记”还有新系列。

物种日历

微信号:GuokrPac

当岁月凝结成文明

当我遇见你

有话想说?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来留言吧

日历娘今日头像

鼬科 黑足鼬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