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石头 > 内容

石头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起点美文网   

如果花儿一直开在山坡,我就不会落泪。

就像没有离别,我会一直沉默。

自我睁开双眼,好奇的看这个世界时,就坐落在这处花开的山坡,这里日日有清流荡过,轻抚着我的身躯不停温柔地诉说。

这小溪总是倒映着无数娇美的面容,我以为那就是年轻的我,我摸着我光滑又硬朗的皮肤,以为这就是青春的颜色。我有些漂亮的伙伴不爱理睬我,但我有我的光芒,并不需要施舍。我感受着风儿吹开我每个细胞,吹的我心儿荡漾,吹过满满地香……

山坡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讨厌的生物往来,它们会轻抚我美貌的小伙伴,也会带走它,起初我不知道带走意味着什么,直到我发现除了它们的眼泪,什么都没留下。

我脸上开始有豆大的臭臭的水珠,讨厌的生物他还在丢落,我恨恨斜瞥,却看见古老的槐树花开的正紧,叶儿像染了这满坡的绿色。我的身下痒痒的,原来是这丑丑的发绿的小东西又长高了一截。

这讨厌的生物来得愈加频繁,它们一次次从我身上踏过,我厌恶却并不疼痛,可为什么?为什么我漂亮的小伙伴日日哭泣,她们的脸开始褶皱,身体摇摇晃晃,当讨厌的生物踏上时,只有她们的,我难忘的,那撕心裂肺的目光。这里,除了泪光还有那并不美丽了的原本动人的面容。

这世上会不会有人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终于从沉痛中醒来,我的皮肤依旧光滑,它微微感觉风儿有些凉,还带着一些我们的气息,我看见碎碎的草沫扑在我脸上,我用清澈的眼睛去看温柔的溪流,可她的眼睛却不再像我的眼睛,尽管她还是一身清凉,但身上都是枯黄的叶子,还有我不敢相信的伙伴的身躯,她们不再是红色,黄色,紫色这些美丽的色彩,而都像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换上了一样的的枯黄的戎装。我宁愿这是一种信仰。

努力地,我眨了眨眼,我以为睁开眼睛将又会是万紫千红一片……可溪流的眼睛愈发浑浊,她无奈地摇头,并带着那曾经美丽的面容一路远走。

梦里,有仙子告诉我,这种莫名的伤感叫离愁。其实当我看见槐花朵朵飘落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明白,那槐树眼里的不舍叫离愁。

梦仙子几乎日日给我温柔的梦,我感激并能看见这世间给我的柔情,包括这晚月亮升的很高甚至我已经看不见它的时候,我也感谢它曾给我所有的灵感与决定为它失眠的勇气,就像现在一样。

天上有小瓣的东西降落,我以为那是小伙伴们变得天使,可是它却太冰凉,不像那花开时候,不像那时的温柔。哦,白白的,那一定是离愁,白的让人不忍触碰的无可奈何的离愁。

溪流冷的发抖,她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慌过,她是那么慈爱平静而温柔。几天后,她终于没有了那种眼神,因为那已经僵硬的身躯上只剩一只干枯的眼睛。

白茫茫的山坡上只有我一人,我为什么不会感到寒冷,我的皮肤依旧那般光滑,年轻的像注入源源不绝的活力,这离愁堆满我的世界,我不是该有满脸的皱纹,与绝望的眼睛?

我始终都是一块石头,我有柔软的心灵与坚硬的外壳,再重的撞击也不会使我的心灵破碎。只是这离愁像杂草一样在我心里生长,它会不会生出一种东西,叫做思念?

2015.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