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独语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起点美文网   

(一)情与爱

情与爱是个敏感的话题。人们往往喜欢将“谈情说爱”这个词语连用,但是由我看来谈情和说爱并不是兼顾的,或是并不是缺一不可。近来看了周国平的《爱情的容量》这部书。一时之间作者对两性关系地演说或许会成为心底深处的一道风景,也可能会将一些固有的想法有所改观直至摒弃。不管这种情与爱是不是自己期望或是始料未及的,由此可得,人总是:爱着并行走着。

世间的人笼统地说来无外乎两种类别:男人和女人。诚然,这些带着情感的人,在自我存在的空间内,演绎着一场又一场情感热剧。然而,女人的话题总会多于男人,那些褒贬不一的话总会将女性的百态展现出来。或许女人过于追求完美,所以在女人的眼里,那些本应该属于常态的情况却并非出于常态,由此就会有很多的奢想,至此另一种由头就会萌发。

我想谈及的情与爱,并不仅仅是热恋中之人所感受的那种干柴烈焰的情感。“爱”是情感到达一定程度的升华。“情”只是一时的感受。言及到“爱”所承载的重量,就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汉字能书写其形态这么简单。

“爱”所包含的重量,可大可小。它是需要时间的洗礼和岁月的积淀,那些点滴地关怀和备至地体谅都会随着岁月地流逝而永久地镌刻在对方或彼此之间的心灵深处。如同,脚下的足迹,不会因为你施重,那些印记就会顿然凸现,却是经历数载的风雨,即便印记不曾凸显也会驻足心底。这些,或许就是小言之“爱”。那些大言之“爱”,我想有时候就必须用生命来体现吧。或许,有些耸听了,但是爱不仅仅是回报还需要自己地给予。那些彼此深爱着对方的人,他们的胸襟不仅仅是江河的宽度,而会具有海容纳百川的度量。但是我想,两个在情感上相悦之人,不会只顾及“情”而忽略了“爱”。

由此可见,爱的重量是不能用言语和器皿来衡量的。那些,肤浅的“情”若脱离了“爱”的依附或准则,所谓的谈情也就是调情了。曾经有人说:“两个人之间的调情是双方默认的意淫。”这句话,不知道有没有依据可言,但是情地迸发和游离若脱离了某种定式,这种情能说是常态的吗?或许,还有一种情形就是一方为了情而谈情,因为给予对方过多的爱那简直就是空话而已。也许,存在着另外的一种企图,那些若风里夹杂着沙子的情感在这里就不多言了。

此刻又想,人所需不同,那么他(她)对情与爱的感受与需求也是不同的。所以自我觉得谈“情”易,说“爱”却实属不容易,所以不要轻易的对某人言“爱”。文至此,自我的想法也许已经是一种偏执的谬论了。

(二)位置

人生是否犹如坐标,那些距离等同的间距就是自我存在的位置。天马行空似乎给“人生”二字增添了一些生动的气息,但是不管你如何将自己定位,最终的归宿还是那寸久久掩埋的黄土。

喜欢将一些俗定的模式套用在自己身上,算是一种对号入座地思考吧。两天来,看了周国平的另一本哲学散文《安静的位置》。“一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人生就如同自己的女人般,不管她如何,你都要始终如一的过着、守着。”

这般的言语会让自己无所定式地想些,通常失落的、悲缅的、叫苦连天的人往往就是不能将人生的位置找准,不知道这种既定的思维是不是与生俱来?但是看完这些文字,我会时时地想起一些人和一些事,即便有些与自我地牵连没有多大的关系,甚至缺少了很多敏感性,如同自己在没有找准应该落定的位置时,通常这种情形也是难以避免的。

一个人有了自己的目标就等于有了人生的坐标,不管这个目标实际不实际,多少它能体现一时的心思。但是在这个稳定的位置之上,如若还得攀附着其他的某些需求,由此而言,这种外界的需求就会将自我心底的位置冲散,这种轨迹的脱轨也不是鲜见的。

所谓的生活:就是为了生而活。若将一种崇尚的理论付诸于通俗的理念之上,那么它就不会有什么情操而言。人的追求和理念有偏差的时候,自然这种求实,务实的思想就会占领一切。实则想来也就是如此,那些所谓的淡泊名利,鄙视世俗,只能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所高歌。

一个朋友说:“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生活在地面要比高居还是稳当多。”看来“高处不胜寒”之语是有一定道理。那些挂在墙壁上的警言,或许只能当做一道偶尔的盛宴大餐了。梦想和现实往往会有冲突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是使人最迷惑的时候,这些冥冥之中带着怨气和怒气地举动,会将一个文质彬彬之人变得俗不可耐。

追求的多少?往往体现了欲望地需求量,其实快乐不仅仅是简单的思维,而且它也能体现一个人的安分之状况,如若将此赋予一定的意义,那么这些限定的坐标点就不会有什么异议产生了。

那些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在一些生活历程中在不断地更换,关键就是看你如何为自己找准每步应该据有的位置。

(三)典当爱情

这个短语在心底已经揣摩了数日,但是迟迟没有下笔。总是觉得自己生拉硬拽的将这两个词语组合在一起,很牵强。问了朋友说:“典当”怎么解释?答曰:“将现有财产作为抵押,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回答都如从新华词典里淘出来般。再问那“典当爱情”该怎么理解?都如出一辙般说:爱情是无价的,怎么能典当呢?

我想:爱情真的是无价的吗?在某种理论上来讲,无价的东西属于稀有的,稀有了也就显得贵重了。通常人们都认为爱情是无价的,因为真正的爱情,不管是浪漫与否,或是闹心也罢,都能给彼此带来正能量。周国平说:“爱情是灵魂的化学反应,真正相爱的两人之间有一种‘亲和力’,不断地分解,化合,更新。‘亲和力’越大,反应越激烈持久,爱情就越热烈巩固。”由此说来,爱情是持久性的,或者说想持久的话是需要一定因素的。

再回过头来说“典当”吧。一个人决定典当某物的时候,不管是富有还是贫困,都是出于一种情形。将多余的,或者是仅有的物品,在自己情愿或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当掉,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物是如此,那么现将具体的转化为抽象的,我想也是顺理成章的。即便爱情和物的衡量是有区分的,如若这般也算是说得通吧。

一位朋友说:“一种典当出于为己,一种典当出于为人。”不管是为己或是为人,都离不开一颗私心和公心。而一位爱情富足的人,即便他拥有的远远超过自己所想要的或能吸收的,那么我们暂且称之为是富裕的一种吧。假设一下,一种泛滥成灾的爱情,如若只能是一种形式的话,也会将两个人之间的爱情转移为多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移情别恋吧。你不能说,它不属于爱情范畴内的,它也是经历了多种情形地交流和磨合而有了情感的基础。可以简单点说,爱一个人容易,而维系这种持久的关系却是很难,那么这时候爱情就被作为典当的物品了。

承上所言,这种可能性的存在是屡见不鲜的,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一个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区别就在于多少的问题。能将爱情转化为另外一种能量,或者说是晋升的阶梯,成名的垫脚石,或许是性的一种需求等等。这些所谓的冰清玉洁,或是海枯石烂都会随着时代的变化也在不断地转换着。“性欲旺盛的人并不过分挑剔对象,挑剔是性欲乏弱的结果,于是要用一个理由来弥补这乏弱,这个理由就叫做爱情。”周国平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想也是为了某些人找些推脱之词吧。

将人的恶性和陋习都一一说出来,估计是不足以言表的。既然有射中的靶子,那么就会有树立的榜样。即便“典当爱情”不是一种合乎情理的理解,但是还有一种就是在转移,只是本着一颗善良的心而成就他人之美,那么这样理解起来就是一种无私的爱情了。

“爱情与良心的冲突只存在于一颗善良的心中。在一颗卑劣的心中,既没有爱情,也没有良心,只有厉害的计算。”而这里的卑劣是为了陪衬一颗善良的心。实质上的爱情是不会辨认真伪,善恶的。为了对方的幸福而舍弃自己的爱情,这种事情也是备受佳传的。那么这时候的典当,也就无需去所求有没有回报的一天,这种爱情是最幸福也最至高的。

从不好的方面,转向了好的方面,中间应该还有过度点吧。那么我想说的第三种就是悔不当初的。应该是青年人居多,在失恋之时,似乎将天地万物都看穿,没有了一丝的生机,没有了一念的希望,那些生冷的绝望之心,会随着整个心地禁锢而蜷缩起来。也许这时用“哀莫大于心死”最合适了吧。

而此刻是心被典当了,而青春毕竟是青春,没有风和雨,哪得百花香呢?也许在下一季花开的时候,就是赎回爱情的时候。

(原创作者:冷月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