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的窗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起点美文网   

常常,关了城里自家的窗,随手,又打开心中农家的窗。
  
  大的窗,小的窗,新的窗,旧的窗,现代的窗,古老的窗,有格的窗,无格的窗……若在城里,肯定显得杂乱,但在自然和乡村中,却是协调的、和谐的。打个比方,农家若是一个人,门就是口,靠着门说话,呼吸,而窗就是眼,靠着窗看人,察物。走近一个农家,先观其眼,再听其言,也便大概知道这是怎样的一户人家。在乡下行走,我喜欢站在一个稍远的地方,看前面的村庄,感觉那一扇扇窗,一双双眼睛一样,也正在打量着我。或铜铃大眼,或丹凤细眼,或明察秋毫的眼,或雾里看花的眼,虽然形形色色,但目光都是多情的、专注的。有时候,心中有很多话,想和一户农家说说。是的,有话,请看着农家的眼睛说!
  
  最好,住在村庄的外围,或者独门独户,窗对一片田畈,近处是湾溪水,绕屋流过,远处有青山,重重叠叠,渐远渐淡。过去,农家多用那种简易木窗,以细木或钢筋分成若干格,窗框总是厚实的原木,现出许多木纹。把窗格忽略不计,把窗框做画框,挂在窗上,便是一幅幅色彩鲜艳的山水画。现在,不少农家盖起了小楼,选用铝合金窗。凭窗望远,那么大的窗,无格,有如看电影的感觉了。远景开阔,近景细致,有人突然站在窗前,便是一特写镜头了。若住在村庄中间,四周都有人家,环境比较挤窄。但门前,仍有一块空场,场边种几棵果树和瓜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写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仍可把窗子作画框,虽无大景,尽是小景,但更见精美了。向左望,是一幅《树荫卧牛图》,向右望,是一幅《小鸡丝瓜图》。向窗下望,窗下放农具若干,有锄头,有粪箕,不要说,这些东西太俗,不能入画,如果有只红蜻蜓飞过来,那不也是一幅《蜻蜓翘立锄头柄》吗?
  
  雨窗不如花窗。远处,有三两桃树、梨树,花开时节,在窗上呈现一角或一片。窗前,再砌一个花坛,种些一串红、美人蕉之类。还可偶尔去折些栀子、野菊花等,清供在窗台上。这样,四季有花,可远观,亦可就近把玩。人在窗前,总被花团锦簇,这是几世才修来的福分呀?花窗不如月窗。花常有,而月不常有,尤其是一轮满月,就更稀罕了。天黑下来,就能看见那轮满月,默默地,站在窗前,像看到一位久违的朋友,令人喜出望外,恨不能去抱它一下。晚饭后,信步出村,看月光下的村庄,与白昼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番风景。归来,满月已移中天,也不见白昼的那扇窗子,只见一块白亮亮的大方玉,镶嵌在墙壁上,发出一种极其柔和的光泽。月窗不如虫窗。那轮满月虽好,但不能长时间逗留,最终落下西山而去,带走了美好的月光,也带走了墙上的那块大方玉,还原一方夜窗,和墙壁一起,融尽在无边黑暗的夜色中。但虫窗就不一样,有数不清的虫,从夏到秋,几乎每夜都来,在窗下一带,各就其位,等到人熄了灯,就会吹拉弹唱起一支小夜曲,催着人尽快入眠。看不见虫,只感觉这扇窗子,像一只挂在墙壁上的大音箱,播放着不绝于缕的音乐。也会有很多夜晚,这窗子,既是花窗,也是月窗,还是虫窗,重叠成一扇窗。看着,守着,这样一扇美好的窗,怎么舍得睡去呀?
  
  入冬,寒风吹了起来,把窗子关起,成为一扇地道的寒窗。有学子正在寒窗下攻读,祝福他们,在明年的高考或中考中,能够取得好成绩。那窗子变化快,过些日子,不叫寒窗,应叫霜窗了。早晨,看窗玻璃上结满了霜,霜开出花来,比雪花更大、更美。鸟雀在村外已很难觅食了,全都飞回村子里,常在窗台上小憩,窥视人家屋里有什么吃的,因此,那窗子叫作鸟窗也可。屋外光线强,玻璃窗成了镜子,鸟看不见屋里,而屋里人能看见鸟,展现各种姿式,让人一乐。再过一些日子,下一场大雪,那雪窗才真正动人。满窗一片白,被雪覆盖,完全不见那些脏乱、贫穷。冬天的很多物事,本来无趣,但因为有了雪,就都变得情趣无穷了。我知道,留住了这扇雪窗,就留住了许多生活的情趣。你用一扇晴窗,一扇花窗,外加一扇月窗,换我这扇雪窗,我还得好好考虑一下呢。
  
  天天,在城里自家的窗下过日子,在心中农家的窗外看风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