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经历一场,教人遗忘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起点美文网   

从他乡回到故乡,我依旧选择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宅在家,二十多岁的尴尬年纪,都不太喜去串门,也没有奢望会与谁来一场赴会,计划把时间留给伴父母左右,最后证明浪费在了赌博这件事情上,说好的陪伴成了一句空话,惭愧!

那日经过邻居门前,大度的邻居有说来找我玩,之所以夸她大度,是因为我俩是有过不欢而散经历之人,她要不主动与我说话,我便能做到不与她说话。她说的内容我没有多放在心上,当时也是敷衍似的点了下头就离开了,大概也以为她说的那句来找我玩是句玩笑话。

第二天晚上她真的如约而至了,还带了同村另外一个女孩来找我玩,此刻的我正准备沐浴,听到喊我名字的声音就出来看了看,得知是她们,于是跟着她们一起出了庭院。

我们就这样三个人并排走着,说着很多话,此刻的我有种错觉,此刻的我们关系看上去多么友好,像是志同道合的友人一般。也以为会一直绕着村里走上几圈,却是在带来的那个同学家里开启了打麻将仪式,在麻将声中的谈天说地中,我们几个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聊天夜晚。

但我知道这种热闹很短暂,也知道我们的关系不过如此,朋友送我四个字——难得糊涂当做座右铭,我觉得她说的话如醍醐灌顶,但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没有所谓的多倔强。

要说我高冷,我也无话可说,甚至于说我不会做人,我都坦白承认。大概曾经我也对太多人热情友好过吧?只不过证明那是一厢情愿不提也罢的往事,后来也就变得更加所谓的拥有“自知之明”了吧?

放眼望去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她们大多数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她们大多数都是初中文凭,如今是一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与她们没有了更多的交流,不是说读过大学的人就有什么了不起,而是生活轨迹不同了,你什么行为都不夸大夸张,也依旧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事实如此,不需要太多言语去铺垫。

那日,她翻起我们曾经的往事,问到:如果当初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你和他在一起就意味着你的读书生涯止于初中,你愿意吗?我沉默了良久,依旧没有正面回答,我说都是过去式了,如今各自都过得很好,这就很好了。其实想回答“愿意”二字,因为在我的字典里,爱情很多时候是高于一切的,也许一个人一辈子只会遇到一个让自己动心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再重来,当然,我更相信命运,相信最后的结果是最好的结果,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说着口是心非的话题。

同学把自己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无数个时刻都想伸手去抱抱这“小生命”,但每次都没有迈出这一步。我也不知道我犹豫的是什么,大概和这人关系不算太好,以至于这句话说不出口,大概看到别人那爱子心切的表情,担心自己抱的姿势不好,也许其他。

我每年都在自家庭院里呆着,每年过年时刻来找我玩的队伍总是换来换去,我也不会主动出击去找任何人,她们来找我,我便想象那一刻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会心情大好,会与她们开着玩笑聊很多,这是一种礼貌,也是一种尊重。大概我是够肤浅,以至于觉得平时都没有形式,就不相信回家一聚时的内容,惭愧!

突然想起“伴娘”这个话题,童年无忌的我们都聊到过的话题。那时候说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后你当我伴娘的话,换个时间地点,换个风景人物,你还记得吗?你如复读机一般,说了一模一样的内容。

若心酸不够,时间来凑,就继续在自己的小宇宙里生活,那些说你原来是这样格局小的人让她自言自语说去,不过都是小事一桩,回头看,一笑而过入场。

你看,都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秘密,不过是多了几分历练感,能说出来的话题,都成了过的去的意义,不过是经历一场,教人遗忘,来日方长,更真的在路上,更好的自己,与之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