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思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起点美文网   

偶然打开手机,微信中竟有了故乡的群,开始尚未介意,慢慢的听闻着故乡的风土人情,便愈加勾起思乡的情怀了。那熟悉的山,那柔情的水,还有那儿时的伙伴,所有映现于脑海中的记忆,如倾泻之水,在心目中一幕幕闪现,勾起了遥远的回忆。

故乡座落于坝上与坝下的交界处,村北是绵延不绝的群山峻岭,南部则是起伏的丘陵。残冬初春,山上依然是白雪皑皑,而村中已是嫩芽先吐了。阳光照耀处,和煦的春风温暖着大地,空气中氤氲着湿润的气息,杏花儿正打着朵儿,隐约地吐出了红蕾。地里也冒出了青嫩的荠菜,嫩黄的芽儿,刚刚顶破了土层。春日里和风拂熙,相约伙伴几人,去野外挑上一篮,摘根,清洗,再用开水烫熟,加好佐料,便成了最好的美味了。经历了一冬缺乏绿色疏菜的困顿,美美地吃上一顿青翠欲滴的鲜嫩,确是一种享受了。难怪古人有“残雪初消荠满园,糁羹珍美胜羔豚”的诗句,像这样的上品野菜确是难觅的珍品了,而今虽然生活水平大抵提高了,但提起荠菜,那满脸的兴奋,犹溢于情矣。

夏天开心的趣事很多,难忘的莫过于捕松鼠了。一场大雨的午后,暖和的太阳又钻出了云朵,东方的山边挂着美丽的彩虹,水汽在弥漫着湿热。午后时分,几个伙伴相约到村北的沟中,悄悄地,两只小眼紧盯着前面凸兀的大石或小树。这时的松鼠大都在晒太阳或在树上觅食。“看见了,一只,两只”,箭一般冲过去,松鼠也快速地躲闪,或是钻入浅洞,或是匿入石头中,钻入洞中的,须用衣服兜水灌之,松鼠不能呼吸,便只能往外窜了,殊不知外面早罩好了袖筒,便逮到了;若钻入石板下,须先堵上出口,再慢慢挪移石块,等看到松鼠,再用手抓好顶花皮擒出,栓好细绳,便成功了。那欢乐的气氛,开心极了,我们跳跃着欢呼着,分享着收获的快乐。顺便再去水坑中打个水仗,等上学时分,便回去了。

童年的记忆,是场难忘的梦,天真和单纯留下了无尽的回味。岁月的荏苒遗忘了许多的美好,可那遥远的记忆却时时在梦境中显现。虽是梦境,但亦是快乐的享受,不含一丝的尘滓了,心情便格外开朗,就这样想着,回味着,又一幕难忘的趣事又闪现脑海了…

北方的冬天,格外的冷,雪也降得厚,雪落过后,便又有我们的乐趣了。打雪仗,堆雪人,最有趣的便是扣鸟了。扫开一处雪地,撒些米粒,上面罩上竹筛,用一小棍支好,再用细绳拉到隐身处,透过缝隙仔细地窥视鸟儿。开始尚不敢进去,在外游弋跳啄,稍许,胆子大了,钻进去便尽情啄食,其它鸟儿竟相钻入争食,拉绳,便罩上了,四周围上布缦,留一小口,一一抓出来,甚是好玩开心。玩上三五日后,便又放飞了。那种欢乐虽已过去多年,而今想来依然玩性萌动,快乐无比的享受,越发令人思念了。

离开故土一转眼已是多年了,他乡的繁华却依旧未能融入情怀。儿时的情景犹在眼前闪影,故乡的山水人情,具是鲜活的风景,随着时间的流逝,故乡也愈发在心中眷恋了。城市在喧嚣中苟延着,空气在雾霾中纷扰着,心情格外的抑郁。归来兮,游子,回归自然故乡,静享山清水净,无物欲之争,淡名利之远,才是快慰之人生。

故乡,还能回到你的怀胞吗?